移民新闻

当你交了一个马耳他国的朋友后…

时间:2018/12/04

你对马耳他人的印象

是那些等候中时而严肃时而诙谐的司机

坐在自家门外家长里短眉飞色舞的老人

海边三三两两谈论音乐和电影的开怀少年

马路对面热心帮忙指路的中年夫妇

迎头在你双颊热情贴面的酒馆老板

还是餐厅里友好中带着骄傲,犹豫半天最后倔强说出一句“NI HAO”的服务生?


穆迪娜复古节,打扮成中世纪风格的小商贩们~ 


马耳他人总能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以至于偶尔回国期间只要听见海浪声,南欧口音的电影桥段,看见黑发棕眼的人和艳色比基尼,就会被卷入漩涡一般梦回马岛,回到马耳他人的身边自在饮酒,畅聊。

街边话家常的妇人


过马路的猫



错综复杂的血统

——马耳他人既是马耳他人,又不是马耳他人——


马耳他人(Maltese),南欧民族之一,属欧罗巴人种或高加索人种。马耳他人民族来源复杂,最早的居民可能来自西西里岛。公元前9~前8世纪迦太基人开始涌入。在此后的两、三千年历史过程中,又先后遭受希腊人、罗马人、汪达尔人、哥特人、拜占庭人、阿拉伯人、诺曼人、西班牙人、土耳其人、约翰骑兵团、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入侵或统治。


因此,

马耳他人既是马耳他人,又不是马耳他人……

他们的血液是多个祖先的民族大融合形成的河流,

奔放,热情,率真,勇往直前


一个城市每年都要盛大举办一次的宗教活动festa~



“一言难尽”的性格

——马耳他人是外人眼里的“神经质”——


说到马耳他人的性格,可能要极其谨慎地三思而后言,毕竟我们不想把这个民族误会为多种性格的极端。什么意思呢?

1

马耳他人时常挂在嘴边的莫过于“Relax”。当习惯了在大都市“拼抢”的外地人来到马耳他后,都会渐渐为自己的急功近利和锱铢必较而深感羞愧,每当你涨红了脸不知所措时,身边的马耳他人就会张开双手抑扬顿挫地在耳边劝慰一句:Relax! 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。


之后,他们就会半严肃半嬉皮的找到一个60-90分的解决方案。别总求100分,这不是南欧人的做派。

瓦莱塔(Valletta)的夕阳

2

当你正稍有钦佩地琢磨着马耳他人不温不火的生活态度时,可能右手边就会有人摇下车窗做出不理解的手势,或直接问道:哥们儿,开车专注点ok?


亦或是在一个原则性问题上,面前的马耳他大哥大姐会毫不掩饰地表达他们的个人观点,难免有时争论到面红耳赤,圆眼睛滴溜儿转,字句如掷重金,让你应接不暇最后转为一丝苦笑。


而解决问题后,对方又是一通开怀的拍肩或拥抱,在外人眼里难免有些“神经质”了。

3

说到南欧,自然想到热情。马耳他人的热情和其他国家还有所不同。湛蓝的天空和地中海直射的阳光点起当地人内心的热火,这份热火没有那么甜蜜,却温暖人心。


当你在倒车,抬东西,寻路等等任何看似需要帮助的情况,只要身边有人经过,他们都会直截了当地伸出援手,没有多礼的言语和形式,大多都快速有效地救你于水火。


4

注意了,马耳他人并不会“套近乎”或“拍马屁”,在他们心中,友善和服务精神是在顺其自然中实现。所以在商店,餐厅,80%以上的服务生都不会谄媚式推销,更不会围着顾客左右多言,他们的态度从入店,选择,结账都始终如一,给你的感觉,就像来到老朋友的家。



节奏多变的生活

——马耳他人的字典里没有“苟且”——


无论是天蒙蒙亮,午日当空,还是傍晚升起星辰,马耳他人都喜欢冲一杯浓缩咖啡悠哉地宠溺着全身的舒懒。


在他们心里,如果不偶尔“Refresh”(重启),那么下一步工作多数就会一团糟。


马耳他人在工作上,喜欢“一件一件来”,既不喜欢钻牛角尖,又时不时钻牛角尖。在南欧国家里,马耳他的经济链条和发展速度使其整体上偏向严苛的北欧,预约不可取消,赴约不可迟到,办事文件要求严格,流程复杂但不可反驳。马耳他人的思维简单且严格,两方相融,缺一不可。


而工作之外却是另一种画风。他们的口号是:不加班,去海边!

由于地中海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候,尤其是春夏季节,日照时间长,夜晚来得迟,人们在下午3-5点纷纷结束工作回家换上休闲舒适的衣衫,带上家人和朋友开启美好的地中海夜幕。

东海岸城市斯利马(Sliema)和森格莱阿(Senglea)的海边餐厅

马耳他的东西南北沿岸各有不同特色的风景

  • 东海岸聚集着灿烂的城市夜生活——跟着闺蜜去狂欢吧!

  • 西海岸有地中海最美的绝色日落——领着恋人去陶醉吧!

  • 南部渔村有特色餐厅和海鲜——吃货们空着胃去享受吧!

  • 北部有色彩变幻的天然海湾——和家人们感受夜色与海湾的神秘吧!


总之,如果你有一个马耳他国的好朋友,你不会想要去远方,因为此刻的生活一点都不苟且!劳逸结合,是他们自始至终的生存原则。 


今年8月初在Ta’Qali国家公园举办的Farsons啤酒节



不可替代的家庭

——马耳他人每分每秒都恋家——


如果说天主教代表慈善有爱,那么南欧人就代表温馨的家庭。在北欧,美国以及亚洲大城市,大学毕业后人们一贯的思想是,即便在同一个城市,还是要搬出去开始自己的成长生活。但在马耳他,许多大家庭无论何时还是愿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共同进餐,分享每个人每一天的事情。


即便不住在一起,就如同潜移默化的家规一样,每周整个家族必须至少两次团聚,各个家庭驱车来到老一辈家里,他们聚在一起聊天,谈心,用餐,甚至无需多少言语,只要坐在一起就好。

家人,是他们内心的一道幸福安全的保障。


被邀请到马耳他朋友的家庭聚会

主人会一圈一圈分发饮品和点心



马耳他人的“自来熟”和“爱闲聊”


经过无数次的观察,在整个欧洲版图来看,从北至南,是一道人与人距离从疏至亲的递增曲线。以法国为分界点往南,露天咖啡和餐厅的数量也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集。作为欧洲倒数第二南,且经济飞速发展的国家,马耳他黄昏,傍晚和夜色里熙熙攘攘的室外餐厅则是人们细聊,短聚,解压的最好场所。


当你的马耳他朋友足够多,你会发现,跟他们比起来北京人一点儿都不贫。但和我们中国宴席上酒水泼洒的喧嚣侃谈不同,马耳他人不需要特定的场合和主题,几个人约个时间和地点,便可一杯啤酒半条雪茄,蹙眉低语,捧腹大笑。


即便是路边,几个并非一定有共同话题的人也能津津乐道地聊上个天南海北。也许,这正应了他们的“随意和释然”。

比尔基卡拉(Birkirkara)8月宗教活动 


马耳他人独特的个性并不是几页纸稿能描述清楚的,也并不是在当地住上几天的外国人凭借“自以为是的观察力”就可以准确地阐述。马耳他人和世界其他民族一样,他们带着自有的骄傲和尊严,把蕴藏着爱与热情的家园既快又慢地推往更好的年月。